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正在上传图片(0/1)

极飞+拜耳,大疆+科迪华,飞防药剂成为新的竞争焦点

 2
手机看帖 1 567
利用无人机做植保,飞行器施药器械、飞防药剂、植保策略,可谓是“三驾马车”。

如果过去几年的田间试验一直在验证飞行平台的可靠性,那么今年,无疑是飞防药剂的“战场”,药剂配制已然成为无人机飞手必须要掌握的一项技能。

国内飞防植保企业领头羊极飞+拜耳,大疆+科迪华(原陶氏杜邦农业事业部),纷纷在飞防药剂的研制上加大投入。当今形势下,新农药的开发工作日益艰难,周期加长、投资加大、成功率降低,但只要开发成功,不仅回收所有投资,利润也非常可观。谁能率先占领农药新产品研发的制高点,谁就能主宰农药市场,获得更大的利润。飞防药剂的研发也因此成为新的竞争焦点。

飞防药剂有多重要?

飞防药剂的重要性已经不言而喻。今年8月底在湖北举办的“极飞杯”挑战赛科目一就是药剂配制。当药剂配制成为植保无人机飞手必须要掌握的一项技能时,选手们却出现了两种状态,一是胸有成竹,自信满满,这一部分人在一线植保作业中全程参与,对药剂配制有一定的经验;另一部分人却比较惆怅,因为此前的植保流程中,他们仅是作为飞手出场,对飞防相关的农技知识涉猎并不多。

这也是行业的普像,在行业发展之处,首先要解决“飞”的问题,如何让飞行平台具有一定的可靠性、稳定性、自主性,这一过程也就忽略了其他环节。随着技术发展到一定阶段,如何精准施药上升为主要矛盾,这就要求飞手不仅会操作无人机,还要懂得更科学的农技知识,包括对虫害的了解、药剂的选择、配制、航线规划、简单维修等。在这些农技知识里,对药剂的了解和应用是件专业的工作,需要有对农业的热爱和深耕。

简单来说,航空植保不同于传统的喷药方式,采用ULV(超低量喷雾理论),需要使用专门的航空药剂,其高浓度、细喷雾的超低量喷雾技术,对药液的持效期和残留有一定的要求。专用飞防药剂每亩地用水仅500-1000毫升,稀释倍数仅为30-50倍,黏度小,流动性好,桶混仅有微量沉淀出现。(常规药剂适用于大水量常规喷洒设备,每亩地需用水30-50公斤,稀释3000-5000倍,黏度较大。)

除了航空药剂,飞防助剂也是必不可少,在飞防药剂中添加专用药剂,可以增加雾滴的沉降率;增加细小粒径雾滴的比率,减少漂移;同时减少药液在喷洒过程中由于高温、风场等影响而挥发加快;增加药剂落到作物表明以后的附着率;增加药液在作物表明的展着性和渗透性,可以使作物更好地吸收药液。

可见,研发高质量的飞防专用药剂和助剂是推进农业发展方式转变,科学控制农药使用量,保障农业生产安全的重要方向。

市场已经进行了十年验证

尽管看起来这一两年植保无人机才火起来,但事实上,飞防药剂的研制与无人机的发展几乎同步。

据宇辰网查阅相关资料,最早进行ULV剂型研究是广西田园,早在2008年就开始研究飞防药剂,于2015年完成市场转化,包括50多个产品和128相专利。

差不多同一时期,诺普信、雨燕智能在飞防农药(混配)桶混技术方面也有一定的建树。

威远生化于2011年成立飞防项目组。

2012年起,安阳全丰陆续发布调节剂、杀虫剂、杀菌剂、叶面肥四大类30余款飞防药剂。

2014年,江西正邦研发出水稻病虫害防治药剂配方和飞防专用喷雾助剂。

南京善思一直致力于纳米制剂的研制,据称,纳米农药具有微粒尺寸小、数量多、比表面积大、接触靶标充分的特点,并已于今年开始进行大量防治水稻病虫害田间试验。

除了飞防药剂,各大公司也在同步进行飞防助剂的研制,2016年之后,飞防助剂主要以抗漂移和抗蒸发为主。国内广源益农在2014年推出“迈丝”“迈道”两款产品;河北明顺公司也推出了一款名为信达通的产品。国外美国迈图公司也推出了飞防助剂“易滴滴”A、D组合,试验证明,添加助剂后,雾滴沉积量提高了40%-100%,促进沉降效果显著。

据国家精准农业航空施药技术国际联合研究中心主任、华南农业大学教授兰玉彬在今年年初的航空植保创新发展百人高峰论坛上介绍,目前植保无人机的发展面临着四大难题:一是飞防专用药剂/助剂缺失;二是缺乏植保无人机施药作业规范;三是剂型选择不当或药混不匀、操控技术不合格、无人机品质良莠不齐等易产生防效与安全问题;四是缺乏对行业行为的监督管理。在飞防专用药剂的研发、登记方面需要国家制定相应的政策以促进航空植保安全施药;制定行业相关标准及规章制度,规范行业行为;建立航空植保行业监管部门,加大对行业的监督力度。

随后,农业部农药检定所药政处副处长傅桂平也指出,目前飞防药剂管理制度仍不完善,存在管理政策不明确、登记要求未制定、试验准则未形成、试验单位无条件等问题。据统计,当前已登记的飞机喷雾产品仅有1个,超低容量喷雾产品13个,超低容量液剂产品9个,用于水稻螟虫、飞虱、纹枯病、小麦蚜虫等病虫害飞防作业。

飞防药剂的争夺战已然拉开

飞防药剂的紧缺,让植保上下游企业看到了新的市场空间。目前植保领域的两家领头企业极飞和大疆纷纷“进场”,分别牵手两大跨国公司,进行飞防药剂的研制和试验。

2018年5月11日,全球最大化学公司陶氏杜邦农业事业部携手大疆农业,在南京召开以“数字农业,标准先行”为主题的飞防标准联合发布会,共同发布了杜邦法砣杀菌剂在大疆MG系列无人机上的飞防应用标准。

6月21日,极飞科技联合德国最大的产业集团拜耳公司、阿里巴巴旗下农村淘宝举行“未来农场计划”发布会。拜耳将为农户提供关于种子、农药、施药安全和环境保护等方面的科学指导。极飞帮助农户建立对土地和作物的信息化管理平台,并为其提供植保服务和环境保护建议。阿里巴巴农村淘宝则为未来农场示范基地所生产的农产品提供销售渠道。

陶氏杜邦早在2009年就开始在中国进行除草剂灵斯科的试验,并于2012年进行大面积试验和登记试验,2016年在我国取得了它在全球的首个登记,已于今年正式上市。

除了除草剂,陶氏杜邦在杀虫剂、杀菌剂方面也推出了多种产品。最近三年,陶氏杜邦在中国的农业事业部与多家无人机企业合作,进行三大类飞防药剂的试验,并积极改进下一代更适合特定药剂喷洒的无人机硬件、软件,在喷洒设备端提高喷洒的精准度。2018年8月,陶氏杜邦农业事业部宣布在大中华区正式启用“科迪华农业科技”这一新中国名称。

拜耳公司也在飞防药剂上下了不少功夫,据媒体报道,2016年,拜耳仅在黑龙江地区水稻单一作物上的无人机植保处理面积已超过7万亩,进入2017年,更是已达到100万亩以上,召开30多场大型实收测产现场会,平均增产100斤/亩,增幅达到10%-12%。

拜耳作物科学大中华区总裁黄伟东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近年来,我们依托拜耳作物科学全球研发网络和开发经验,启动了专用助剂与产品的相关开发;与国内业界多家领先公司开启了战略合作;启动了多个产品与作物在无人机飞防上的应用试验;建立了拜耳无人机植保试验操作标准与指南。”

我国是农业大国,农药对现代农业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尤其是农业部下发《到2020年农药使用量零增长行动方案》后,当今开发的新药必须具有高安全性、低残留、无公害、生物活性高、使用成本低、选择性高等特征。

东北农业大学农学院李南南在《我国农药新产品研发现状与趋势》中认为,谁能率先占领农药新产品研发的制高点,谁就能主宰农药市场,获得更大的利润。飞防药剂的研发也因此成为新的竞争焦点。

不过在当今“竞合”的观念下,上下游企业之间除了讨价还价的竞争之外,还拥有巨大的合作空间。通过合作分工,上下游企业不仅可以共同减少因讨价还价而产生的资源浪费,而且通过让整个产业链上的物流、信息流和资金流更加合理化,还可以让整条产业链的竞争力获得提升,让社会的总财富获得增进。

所以,谁能成为最后赢家,极飞+拜耳?还是大疆+科迪华?现在下结论为时尚早,或许都是,也或许都不是。
评论
上传
你需要登录之后才能回帖    登录 | 注册
djseacher   2018-10-11 2#
nice!期待
已累计飞行275035米
认证设备
取消 点赞 评论
分享至:
回复:
上传
取消 评论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